全本书屋> 好看的小说书 > 古龙小说 > 自是白衣卿相 > 第4节 靖王赵元份出使大辽,签订檀渊之盟

自是白衣卿相:第4节 靖王赵元份出使大辽,签订檀渊之盟

小说:自是白衣卿相作者:LM冰彬

    柳三变一听便很少高兴的道:那不是很好吗,百姓们就可以安居乐业了!

    不,那是屈辱的盟约,大宋每年向辽提供助军旅之费银十万两,绢二十万匹,至雄州交割。

    柳三变想了想:朝廷自有朝廷的道理,咱们也无能为力,但是我相信,有一天,这天下,一定会有我出头之日的。

    柳三变将李师师涌入怀中,两个人一起看着天上明月。

    翌日,清晨。流水。

    靖王、寇准、毕士安、曹利用四个人还有一些宋军,他们骑着马,一起进了辽营

    虽然萧太后和耶律隆绪母子带了十万精兵回到了大辽上京,为了这个盟约他们再次来到了澶州。

    毕士安将自己手中的《澶渊誓书》

    递给了靖王赵元份,靖王赵元份念着《澶渊誓书》:第一、友好关系的建立和岁币的交割。第二、每岁以绢二十万匹,银一十万两,更不差臣专往北朝,只令三司人般送至雄州交割。第三两国结为兄弟之邦,辽官家耶律隆绪需尊宋官家为兄,宋官家尊萧太后为叔母。第四、疆界的规定,宋辽以白沟河为界,辽国应当放弃遂城及涿、瀛、莫三州,双方撤兵。第五、互不容纳的叛亡,凡有越界盗贼逃犯,彼此不得停匿。第六、互不骚扰田土及农作物第七、互不增加边防设备,;两朝沿边城池,一切如常,不得创筑城隍。第八。

    在靖王宣读完毕后,寇准递上了一支笔给靖王,靖王在那写着汉字和契丹文的虎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随后曹利用把签好的《澶渊誓书》递给了萧太后,萧太后拿在手里看了看,又看了看靖王、寇准、毕士安、曹利用四个人,然后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萧太后签好后有递给了在她身边的和耶律隆绪看了看萧太后,认为既然萧太后都签了,自然是没有问题了,便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靖王上前走了一步,拱手鞠躬对着萧太后:既然盟约已定,那本王便和宋官家一样尊称萧太后您为叔母。

    萧太后示意:贤侄不必客气,若无其他要事,那我们便贤惠上京去了。

    好,元份恭送叔母。

    靖王、寇准、毕士安、曹利用四个人看着萧太后和和耶律隆绪走路了营帐。

    若我的母亲还在,是不是也像她一样,虽然身着华贵,却是满头白发,满脸皱纹,邹巴巴的一双老手,步履蹒跚。

    王爷请节哀顺变吧,人死不能复生。

    靖王、寇准、毕士安、曹利用四个人走出了辽营的帐子,这周围,四处已经是人去帐空。

    夜风很冷,有些飘雪。

    李师师站在柳三变的身边,而柳三变正在戳一个冰洞,不一会儿冰洞被他戳破了,柳三变和李师师两个人同时掉进了下去,李师师不熟水性,柳三变使劲才能抓住她的裙子,使她不会再往下沉,柳三变亲吻着她,过了良久,两个人才复出水面,两个人找了一个山洞,柳三变捡了一些干柴,生了火,他还搭了一个架子,从衣袖里拿出了两条鱼,把鱼放在架子上烤着,李师师坐在一边,柳三变又搭了一个架子,把最外面的一层衣服脱了下来,放在靠近火堆旁边,良久,他伸手摸了摸,他那件衣服已经干了。

    你把衣服换下来把,把我的这件换上,不要着了风寒,那样,我可是会心疼的。

    李师师从柳三变的手里接过柳三变的衣服,她走到那衣架旁边,而柳三变侧是坐在衣架前,他用指头尖触碰了一些烤鱼,又闻了闻:嗯,好香啊,香味儿已经出来了,你换好衣服就快点出来吧,不然这香喷喷的烤鱼就要被我一个人吃完了

    李师师换好了衣服,坐在柳三变的身边,柳三变把一串烤鱼递给了她:看来今晚我们又只能吃烤鱼了,改明儿,咱们回京城我带你去吃好吃的。

    李师师害羞的点点头还嗯了一声,两个人坐在火堆旁,津津有味的吃着烤鱼。

    飄雪,五里城里面都被大雪所覆盖。

    寇准上前了一步:老臣有事,启奏。

    这场仗,我大宋岁侥幸赢了,但是以长久之计,还是需要大宋与辽国结盟为宜。

    赵恒看了寇准一眼,在场其他大臣都没有开口,此刻,毕士安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臣以为,寇宰相所言极是,想要长治久安,就必须要安抚百姓,为百姓做些实事,大宋与辽国结盟,这就好比是,给百姓来带了一道屏障,古有文成公主和亲吐蕃,昭君出塞等等,诸如此类别。

    赵恒的脸上变得有些严肃;你的意思是要朕送公主去和亲,可惜啊,朕的公主一个已经早亡,一个已经出家在昆仑虚修道,已经无人可以和亲了。

    臣不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那你是什么意思

    是议和,但不是和亲,大宋与辽国可以达成协议,签订盟约,双方便不能再开战

    那盟约的内容如何

    寇准继续道:臣以为第一宋辽为兄弟之国,那耶律隆绪年幼,应称官家为兄,后世需如此,第二宋辽以白沟河为界,辽国应当放弃遂城及涿、瀛、莫三州,双方撤兵;此后凡有越界盗贼逃犯,彼此不得停匿;两朝沿边城池,一切如常,不得创筑城隍。

    赵恒笑了笑道:如此甚好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