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最强丹神 小说 > 古言小说 > 含光大圣 > 第九章 终末一戟,妖落山海 全书完

含光大圣:第九章 终末一戟,妖落山海 全书完

小说:含光大圣作者:含光大圣

    洪荒天地当中,亦是只得玄门与人族,这意味着,天庭一旦重建,那这天帝,自然就是统御天帝当中的一应权柄这是曾经的天庭,望尘莫及之事,甚至,如今的天庭权柄,比起曾经的天庭而言,来的愈加的威严。

    曾经的天庭,统辖之地,只得大半个洪荒,但如今的天庭统御之地,却是整个洪荒天地,以及一小半的魔界天地和一小半的幽冥天地。

    这也即意味着,无论是谁,只要有能力坐稳那天帝之位,则必然是大罗在望

    是以,面对着这实实在在的大罗之机,几位圣人,自然是谁也不愿意退步,都想着让自己的门下先坐上这天帝之位,以求那大罗之机。

    圣人争执不下,不如,考虑一下本皇如何几位圣人争执不下的时候,一个声音,在紫霄宫门外响起,然后一个穿日月袍的道人,缓步而入,然后对着几位圣人一礼。

    本圣,倒是以为不错紫霄宫中,一脸漠然的女娲,缓缓的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九头氏片刻之后,其他的五位圣人,看着来人,目光当中也是露出了奇异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万古之后,你居然归来了

    不,本皇昊天。这道人说着。

    余自问,这天帝之位,天地之间,除开六位圣人之外,没有人比本皇更合适了。

    你们以为如何紫霄宫中,鸿钧道祖也是如同厌倦了几位圣人的争端一般,开口道。

    可几位圣人,相互对视一眼之后皆是出声道。

    故帝以为呢云台之上,鸿钧道祖再度垂下目光,声音含糊,隐去的那个字,既好像是天,又好像是妖。

    善杳杳冥冥之间,有声音响起,而这位不请自来的昊天道人,亦是朝着那冥冥处,遥遥半礼。

    这书就算是完了,妖族的时代,从妖族出现开始,构建天庭的时候,妖族达到鼎盛,天庭崩灭的时候,妖族就算是走到结局,昊天帝的存在,算是最后的一个交代了。

    洪荒体系当中,昊天帝是鸿钧道祖身边的童子,但问题在于,昊天帝虽然说没有什么战绩,然而封神一笔,却是剑指圣人,几乎是将道门给撸了个底朝天,这样的昊天帝,说是童子出声,个人觉得实在是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天地当中,有这气魄,有这权谋手段的人,而且在登场之前声名不想的人,思来想去,也唯有于冥冥当中,重归天地的上古人皇了。

    当然,封神之后,昊天帝莫名改作玉皇大帝,天帝权柄四散,几乎化作道佛傀儡,这或许就是圣人对天庭的反击了。

    散发着古老无比的气机的盘古幡,卷成旗枪模样,出现在玉清元始道人的手中,洋溢着玄妙莫测的气机,叫这天地之间的一切生灵,都是忍不住的将目光落到这盘古幡上,佘钰,亦不例外。

    玉清元始圣人不言不语,只是轻提手中的盘古幡,然后往前一送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没有任何的异样,甚至是连天地元气,都没有丝毫的变幻,但在远远的看着这一战的太乙道君们的眼中,天地,都彻底的倾覆了。

    那卷起来的盘古幡,在佘钰的眼前,飞快的放大,佘钰的眼前,日月星辰等等所有的一切,尽皆堙没,他所见所观所感,唯有那在自己眼前飞快的变大的卷起来的盘古幡。

    佘钰浑身上下,都是被封冻了起来,对于这当头而落的一幡,佘钰找不到丝毫抵抗的方式,不,不是找不到抵抗的方式,而是他的脑海当中,根本就不曾生出过抵抗的念头来,又或是说,这反抗的念头,仅仅只是在他的脑海当中回响,但他的四肢,他的经络等等,在这一幡摇落之际,就已经是和他的念头,他的思绪彻底的隔断开来,是以,在其他人的眼中,这一幡落下的时候,先前强横不可一世的佘钰,就恍若是被彻底的夺了心智一般,呆若木鸡的立于战车上,任由那长幡当头落下。

    这就是大罗圣人么佘钰感慨着,长幡的影子,在他的面前,飞快的扩大,长幡上,细小而又繁复的纹路,也是依稀可见。

    佘钰的目光,沿着这长幡缓缓而动,然后,佘钰的心脏,陡然一震,如同雷霆一般的声音当中,佘钰浑身上下的血肉,重新的流动了起来,强绝无比的怒意,亦是在一瞬之间,贯穿佘钰周身上下,令佘钰从那恍惚的状态当中,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佘钰清清楚楚的看到,在这长幡的顶端,有一道浅浅的剑痕,和当初佘钰在那无归绝地的循环之内所见的,没有丝毫的差别

    只是,当佘钰清醒过来的时候,这盘古幡,已经是距离他眉心不到一尺,他手中的蛇牙戟,已经来不及回援。

    而佘钰的脸上,没有丝毫的慌张,如同认命一般,其左手往下一锤,按着身下战车的一角,然后战车当中,佘钰的面前,半截满是锈迹的宽广残剑跳了起来,剑柄和剑身的连接处,刚好是挡住那盘古幡的来势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刹那,这一柄残剑,就己经崩碎化作齑粉,但这一个刹那的时间,对佘钰而言,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当那残剑崩碎之后,佘钰已经是驾驭着战车,顺着那盘古幡的来处,往前突进了三十丈。

    真的是你佘钰压下声音,言语之间,似乎是理所应当,又似乎是早有预料,又似乎是不可置信种种情绪,交织成一团,无从分辨。

    没有等元始玉清圣人有所回应,佘钰手中的蛇牙戟,就已经是带着无匹之势,朝着面前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佘钰的背后,无数的残念浮现出来,飞快的崩碎,化作一枚一枚的印记,将佘钰手中蛇牙戟上的符文,一枚一枚的点亮。

    圣人素来不喜妖族。

    今日本圣便告诉圣人,天地之间,何物为妖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