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最经典的完本玄幻小说 > 都市言情 > 繁花似锦度流年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战赫菲托斯 上

繁花似锦度流年:第三百一十四章 战赫菲托斯 上

小说: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:燚外

    而对面赫菲托斯那耳朵当然不是摆设,他能来此,当然是那人支使他来到的,而那人并没有说陈凡身边会有一个女孩儿,他不知道这是谁,但刚才这一番话已经直接气着了赫菲托斯,只见他手上神力尽出,如疾风般直接冲向了陈凡与嘤嘤所站的位置    陈凡知道这一战是在所难免了,但是自己能够战胜这赫菲托斯吗?。

    陈凡现在恨不能直接将嘤嘤揽在自己怀里,再也不撒开,看刚才嘤嘤的样子,想来她已经是恢复了,这也算是打消了陈凡心中的担忧,而脸色也逐渐的恢复如常,心下也稍稍放宽了一些    其实说是休息,就只是稍稍的缓口气而已,毕竟在这幽幽冥府之内,本就乌漆墨黑,倒不是说这天色,而是阴气汇聚,死灵众多导致,再加上不见天日,休息也就只是坐下放松放松心神罢了!    师父,我们走吧!陈凡沉声道。

    陆压也不多言,直接头前带路,便欲离开这冥府,但是刚刚飞出几里地,却是一阵阴风刮过,竟然直接将众人扫到了地上,这是什么情况?    即便是这冥府对神袛的神力有所压制,那陆压可是圣人啊,这到底是什么诡异之风,竟有如此力量?    凡,这风颇有些奇怪,你且使出神力将嘤嘤以及自己护住,我和陆昊头前先去打探一番,若我们一时半会回不来,你记住,带着嘤嘤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此地,明白吗?陆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严肃过,想来这事情是有些棘手了!    陈凡重重的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!    陆氏兄弟转瞬不见,而陈凡则是紧紧的攥着嘤嘤的手,后者刚刚才恢复正常,陈凡可不想再出什么幺蛾子,嘤嘤就是花,花就是嘤嘤,如果自己现在连嘤嘤都保护不了,那还有什么能力去保护花呢?    凡,我不害怕,没事的!嘤嘤能够感觉出来陈凡是在担心自己,但自己是神力原石所化,除非神力原石破碎,否则是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杀死嘤嘤的,但是话又说回来了,除非这个得到神力原石的人是个傻子,否则,他一定会将它当作宝贝来供着的,那也就间接证明了嘤嘤是不死不灭的!    陈凡并没有答话,只是将嘤嘤紧紧的搂在自己怀里,生怕她走丢了一样    陆氏兄弟已经去了大概有半个时了,但却仍然是音信全无,陈凡顿觉事情已经变的严重起来,陆压临去之前说的话,他时刻不敢忘记,既如此,那自己就带着嘤嘤抓紧时间离开此地吧!    想走?一团迷雾袭来,这迷雾中的声音似是在哪里听过,但陈凡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    陈凡将嘤嘤护在自己身后,直视着那一团迷雾,沉声道:来都来了,为何不敢现身,包裹在迷雾之中,你在怕什么?    陈凡用了一招激将之法,在没有探明是敌是友的前提下,这是最能轻易得到对方信息的办法之一!    那迷雾中人也不废话,直接撤去伪装,露出了本来的尊容,这是赫菲托斯?    是了,那迷雾撤去之后显现的人,正是那瘸子,赫菲托斯!    这下可轮到陈凡好奇了,这家伙不是西方神界的神袛吗?他是如何来到这冥府之中的呢?还有啊,虽然陈凡没有跟赫菲托斯碰过面,但从之前的道听途说之中,那赫菲托斯的容貌似是与眼前之人也有些差别,这是怎么回事?    陈凡,我们又见面了!赫菲托斯一脸奸笑,不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?    难道之前那肆虐的阴风正是此人捣的鬼?不过,以陆压的圣人之躯来说,他赫菲托斯显然没有那个能力,是谁?他的背后到底是谁?    陈凡将现在自己的敌人统统列了出来,包括风里希在内,一共也就只有三个人,这其中还包括了魔神,当然,银衣是不能算在内的,他陈凡究竟是不是混沌还两说,光是这时间就要十分漫长,银衣等得,可陈凡等不得,所以,他列出的人员名单里是没有银衣的!    风里希是自己的师父,虽然直到现在,陈凡都没有搞清楚,这风里希到底是一个什么想法,按理说,她应该是个好人,但她之前的行事作风,包括说话办事都让陈凡有些拿捏不准,她极力主张完成天命的目的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单纯,她肯定是有她的想法的,只是目前陈凡还不清楚就是了!    而第二个敌人,应该就要属魔神了,虽然陈凡很不愿意承认,魔神是自己的敌人,但倘若自己真的完成了天命,神界得开,众神归位之时,他魔神必然是众矢之的,而到那时,陈凡该怎么做?他是立志要做神王的人,若真到了必须抉择的那一天,陈凡有且只有一个选择,那就是站在魔神的对立面,对他进行围剿,然后杀之!    那第三个就不用说了,自然就是哈迪斯了,这家伙是最近才冒出头来的,不仅掳走了风里希等一众神袛,而且还将他陈凡的最爱花装进了那死亡之棺里,这家伙虽是冥界之主,但却残害了这许多的生灵,而且更加不能忍的是,那些死去之人还要继续被他奴役,甚至魂飞魄散,这哪是一个神袛作为?若真要论起来,这哈迪斯恐比那魔神还要可恶,杀,必须杀!    可是眼前这赫菲托斯的身后之人又是谁呢?虽然陈凡对西方神史了解的不多,但这赫菲托斯应该不至于沦落到去为哈迪斯卖命吧?如果不是,那他身后之人到底是谁?    陈凡,怎么?你在想些什么?若是想那刚才两人,我奉劝你一句,他们已经死了,哈哈!赫菲托斯不知何时竟然学会了说国话,而且听上去还挺标准的!    凡,这是谁啊?怎么长的这么丑?嘤嘤一番言辞直接给陈凡逗乐了,原本无比紧张的气氛瞬间变得轻松起来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