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好看的小说书 > 盗墓小说 > 我的神器是辣条 > 第七十七章:祸水东引

我的神器是辣条:第七十七章:祸水东引

小说:我的神器是辣条作者:我叫五毛钱

    现在她的实力还不够,比武大会对于这九州国来说又太过于重要,她确实不能够随意对别国的人下手,说不憋屈,那是不可能的,不过,等那几个人进入了九州国最中心的地方,整整他们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不要命,生不如死,也可以的吧。

    那还真挺可怕的。板蓝根仔细一想,忍不住耸了耸肩,佩服的看向赵彤彤,他最佩服的就是赵彤彤的观察力,她总能够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地方。

    无论是事物,还是为人处世方面,都非常敏锐,甚至敏锐过了头。

    周围被赵彤彤的精神力笼罩着,有什么风吹草动,她都能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在她放松自己昏昏欲睡的时候,原本昏迷的云祥豹呜咽了一声,把赵彤彤的瞌睡虫给吓跑了,让她连忙从草地上爬了起来,转头一看。

    那昏迷的云祥豹已经醒过来了,并且正警惕的看着她,喉咙里更是发出危险而警告的叫声。

    它刚刚差点被人类给杀死,现在一醒过来面前竟然也是一个人类,这是老天爷想要让它死么?

    看着云祥豹警惕的模样,在想想刚刚它差点被柳宣儿杀死,赵彤彤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小心翼翼的开口道:你别怕,你不记得我了?在一个月之前,我们还见过面来着。

    云祥豹颇为人性化的看了赵彤彤一眼,这一眼里充满了疑惑,就这么一眼,云祥豹立刻就想了起来,再次看赵彤彤的眼里,带着一丝惊愕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它确实碰到一个人类不错,但是那个人类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,而且她身形瘦小和面前这个身材高挑,面容白里透红,身上泛着浓郁灵力波动的女孩根本对不上号。

    但是仔细看那容貌,确实是一个月之前它碰到的那葵花莽的主人不错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让这个人变化那么大,不仅仅是身体的变化,周身灵力更是浓郁了许多,甚至让它忍不住的想要去亲近。

    看着云祥豹从疑惑茫然到最后清明的眼眸,赵彤彤便明白它已经想起来并且已经梳理完了,当下清咳了一声,柔声说道:放心吧,我没有想要加害与你的意思,也没有想要让你和我契约,也没有想要加害你肚子里的孩子,甚至,我想要帮你生产。

    这是她丧心病狂的任务之一,也是最好完成的一个任务,现在任务目标正好在自己面前,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把她给放回去。

    云祥豹疑惑的看着赵彤彤,眼中的警惕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消退半分,它似乎在思考赵彤彤话语中能够相信的成分一共有多少

    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

    云古看到老者,心里的怒火微微降下去了一些,捋了捋脑海中的思绪之后,把赵彤彤和柳宣儿的事情和老者说了一遍,其中他也有私心,隐瞒了柳宣儿先挑事儿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老者听完云古说的话,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欲言又止的沐奇,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,这硕大的魔兽森林里面前来历练的公子小姐确实是有很多的,但是根据云古所说的那一位女娃的面容,倒是不像是出来历练的小姐,难不成是那个?

    古儿,你可有记得她身上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?老者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,眸光闪烁了下,抬头看向云古问道:比如和云祥豹一样身上有云祥标记的。

    这个倒是没有。云古皱了皱眉,疑惑的看了老者一眼,不明白他问这个是为什么,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告诉了他,毕竟这老者在云家的地位也是很高的,此次出来,实力最高的也就是他了,他如果想在赵彤彤那里找回场子,他就不能惹怒他。

    老者这么一听,眼里颇为遗憾,叹气的摇了摇头,竟然不是那个东西,如果是那个东西变化出来的,那么身上肯定有什么特别的才对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那东西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,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被他们给碰到,就算这九州国有那东西的消息,也是不准确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老者遗憾的心情得到了一些舒缓,他伸手拍了拍云古的肩膀,神色淡淡的开口道:放心吧,我云龙会给你找回场子来的,不过就是一个小女娃,没什么好在意的。

    他面上如此,心里却暗骂云古是废物,一个实力比他低的小女娃他都打不过,这样子还有脸来参加比武大会,这不纯粹是来给他们鑫兰国云家丢脸的么?

    幸好大哥的儿子云游也准备到这九州国了,不然这云家的脸还真被他这些废物给丢进了也说不定,但是这场子,还是要找回来的,但云古所说的那个小女娃究竟是何方神圣,竟然敢只身一人在这魔兽森林中生活。

    云伯伯,欧阳有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    在云古心里疑惑不解之时,欧阳泉清润的声音在云龙耳边响起,让他抬起头,第一次好好的打量这两个多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面对云龙的打量,欧阳泉大大方方的让他审视的目光在她身上扫描着,随后毫不畏惧的看向云龙,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:我注意到了,在那个女孩子出现的时候,她肩膀上突出一根细小的藤蔓,阻止了云大哥砍向云祥豹的大刀,只不过当时情况紧急,所以云大哥没有注意到罢了。

    听到藤蔓这两个字,云龙浑浊的眼眸骤然亮了起来,爆发出一抹精光,微微眯了眯眼,看向欧阳泉,这模样对于他来说还算面生,以前没有见到过的一个女娃娃,不过

    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?云龙心里疑惑,他虽然很急切的想要找到那东西,但是也没有急切到盲目的听风就是雨的地步,这小女娃和他也不熟,为什么会告诉他。

    没什么呀,只是觉得对云伯伯你有用,就说了。面对云龙极具压力的视线,欧阳泉无辜的眨了眨眼睛,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甚至还对着云龙绽放一抹璀璨的笑容,那天真无邪的模样让云龙心里的疑惑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毕竟他现在已经老了,经历的事情比欧阳泉经历的事情多的多,自然是能够看的出欧阳泉是真天真还是假天真,当下他心里倒是对这个女娃子产生了一丝兴趣,点了点头:好,我知道了,接下来的日子,你们两个就和我们一起吧。

    好,谢谢云伯。欧阳泉笑的灿烂,但那笑意却不达眼底,若是仔细看,能够看到在她眼眸深处藏着一股浓郁的嫉妒与刻薄。

    想着赵彤彤那张漂亮的小脸,欧阳泉笑容更甚,比她漂亮的人,都该死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